入睡與入定

  • 作者:
  •   
  • 分類:萬病至簡論
  • 2014-10-30
  • 瀏覽:2517次

 

萬行上師《降伏其心》-76.

 

 

我看再不敲引磬,打瞌睡的越來越多了!為什么會是這樣呢?出現了這些現象,如果找不著答案,就沒辦法突破它。修行人“瞌睡”這一關突破不了,是不可能上路的。因為打坐的時候,剛要靜下心來,就容易打瞌睡。要么就是坐在這個地方非常散亂,要么是剛剛靜下來,又要進入夢鄉了!這是因為心力沒有提起來、松弛了,必然就要入睡。

如果你心力繃得緊緊的,沒有松弛下來,堅持一陣子,自然就會逐漸清凈,會專注在你修煉的功夫上來。你處在散亂當中,勉強還能用一點功,一打瞌睡,一點功都用不上了。

一個人心靈里面的念頭沒有放下的時候,是不可能打瞌睡的。除非是身體很累的時候,才會打瞌睡。如果你心靈里面用功的念頭沒有松弛下來,即便是你躺下來睡覺,你還是處在一種功態當中。即便是做夢,也是夢見自己盤著腿,按照自己修行的方法在用功。你用功用到這種程度,入道才有希望!你們在座的可以問一問自己,是否已經達到這種程度了。

要么坐在這里很散亂,要么剛剛清醒一點就要打瞌睡。出現這種情況,為什么一直都不去管它?為什么不想辦法把它克服掉呢?如果把修道、把生死當作一件大事,放在心頭上掛起來的話,在靜坐當中是不可能打瞌睡的。大家可能都有過這樣的體驗:生活當中突然遇到一件事情使你很焦慮,你連覺都睡不著。就是因為心理上沒有把這件事情放下。如果我們采用這種力量來學佛,很快就入道!

一個人心里邊沒有事情的時候,就容易睡覺;有事情的時候,睡眠就很少,甚至根本不需要睡覺。你們大家口口聲聲要學佛、要了生死,可是看我們的所作所為跟我們說的根本不一致,相差太遠。

因為你整個白天都是處在散亂當中,所以在晚上這兩個小時的共修當中也沒辦法把思想收回來,還在胡思亂想。想什么呢?如果說是個在家人,他有家庭,俗事多,迫使他考慮,還情有可原。你說我們出家人有什么可想的?衣、食、住無憂,又不愁沒工作,又不需要建廟,有什么妄想可打的呢?如果說有妄想可打,就是應該想如何開悟、如何入道、如何成佛!如果不想這些,我們出家人還有什么可想的?

你們應該養成一種習慣,每天看一段經文,把這段經文記在腦子里,放在心上,一直把這段經文給它琢磨透徹。思想系在這段經文上,這是一個對治妄想比較有用的方法。我們在考慮經典的時候,就是與佛相應。我們出家人不考慮經典,還去考慮什么呢?

實際上我們睡覺的時間足夠了,為什么在打坐的時候還要打瞌睡呢?我給大家計算了一下,晚上十點睡覺、早晨五點起床,七個小時的睡眠足夠了。實際上一個常人睡眠的時間有一個時辰——兩個小時——絕對夠了!如果說你修行好的話,睡幾分鐘就夠了。甚至幾秒鐘就夠了。不過這種狀況常人恐怕都達不到。

我們生理上確實需要一點時間來休息,而且是躺下來休息。因為我們在走著、坐著的時候,身體很難達到高度放松,因此體內的陰陽很難交融到一起。只能夠通過躺在床上,讓身體高度地放松,體內的陰陽才能交融到一起。

如果我們的禪定功夫高的話,盤著腿就能夠讓身體高度放松,體內的陰陽兩種力量就能夠很好地交融到一起。如果我們的身心太散亂,即使躺在床上六、七個小時,還是沒有辦法使身體放松、心念集中。因此身體里面的力量一直在向外分散、收不回來,這就需要很長的時間來使體內的陰陽兩種力量交合。如果我們的思想不散亂,力量就在身心里面,你只要一躺下,甚至不躺下,只要是處在一種放松的狀態,體內的陰陽隨時都能夠交融在一起,根本不需要再躺下睡覺。

大家以后可以這樣去感受一下,不管你是吉祥臥,還是仰臥,頭腦高度放松(即便你放松不了,也要在頭腦里告訴自己:要放松、要徹底地放松)。你要暗示自己:“放松了,放松了,已經漸漸地放松了?!?/span>

你這樣訓練幾次,便能夠清楚地感受到體內有一股力量迅速在一起相碰,一碰完,這股力量又迅速分散到四面八方。也就是說分散到體內的每一個神經末梢。這個時候,你的頭腦馬上就清醒了,你再也不需要躺下睡眠了。

我們體內的陰陽兩種力量,在一天當中有兩次要交合在一起,子時一次、午時一次。如果從養身之道來講,這兩個時辰中能夠躺下10~20分鐘是最理想的??墒俏覀兂H艘词遣惶上?,要么一躺就是幾個小時。

為什么會做那么多的夢呢?是因為超過了睡眠的時間,身體不需要了。它本該起來工作了,可是你躺著不動,頭腦就開始自動工作了,如是就開始做夢了。不相信,你們給自己定個時間,睡上三、四個小時就起來,一樣很清醒、很有精神。你一超過這個時間,就開始做夢了。

為什么大多數人做夢都是在凌晨呢?因為這個時候身心已經休息好了,你再躺在這個地方繼續睡,頭腦就事先自動工作了。

我們人體的陰陽兩種力量在子、午這兩個時辰要歸源。它們每次歸到源頭碰撞以后,力量馬上就補充足了,又分散到身體的四面八方去工作了。當工作了十二個小時后,就像是電能消耗完了一樣,又需要補充了。就再回到源頭,陰陽兩種力量就再碰撞一次,又補充足了,又分散開來繼續工作。每天如此,周而復始!

在這兩個時辰當中,身心越放松、陰陽兩種力量交融的越徹底、越快、質量越好。有些人因為他不懂這個道理,咬著牙挺著硬坐,長期睡眠不足,甚至不躺下睡覺。結果由于心、肝供血不足而引起焦慮、睡眠不好、肝火旺盛,甚至引起肝炎、肝硬化。這都是因為身體不能很好地放松,氣血不能充分地滋潤這些五臟六腑而導致。身體越放松,氣血越暢通。

本來通過打坐完全可以取代睡眠,可是我們在打坐過程中由于不能徹底放松而達不到休息的效果,只能夠躺下來睡覺讓身體放松,促使氣血交融在一起。如果我們能夠通過打坐達到睡眠那樣的效果——能和躺下一樣放松——的話,根本就不需要再躺下借助于睡眠來放松了。

因為長期以來我們都是通過躺下睡覺來放松身體,所以我們現在想把這種姿勢改變過來,通過打坐讓身體達到高度放松就很困難。正常情況下,你如果掌握了方法,再有意識地去訓練,一年時間完全可以把你二十年、三十年、四十年的睡眠習慣和姿勢改變過來,通過打坐代替休息。它可以不叫睡眠,而叫“坐眠”了!

如果你想試驗的話,今天晚上回到你們房間里,不要睡覺、在打坐的時候也不要用功,就明確地告訴自己:我今天打坐不是用功,而是睡覺——用打坐取代睡覺。你把腿一盤,就把腰給彎下來,就做打瞌睡的姿勢,體驗一下子用打坐來代替睡眠。如果你能夠放松的話,同樣會感受到盤著腿打瞌睡的時候,身體里面有一種很微細的力量在慢慢地蠕動、又像是在游動。上、下、左、右串聯在一起。

當這個串聯的過程結束了以后,你身體里面會有一種力量慢慢地往上輸送。當頭腦得到這股力量以后,就慢慢地、慢慢地清醒了,也就是說不需要睡眠了。你能夠這樣體驗幾次,你就掌握了如何睡眠、如何醒來這個過程;你掌握了如何睡覺、如何醒來,你順著這個記憶、順著這個經驗,就能夠掌握如何入定、如何出定。

我曾經講過入定、出定和入覺、醒覺一模一樣。就是因為我們現在掌握不到如何睡覺、如何醒覺,所以你就不會入定、出定。我曾經給大家講過,我自己捕捉到如何入定、如何出定,最初的經驗就是盤著腿打瞌睡時捕捉到的。我入道的經驗真的是跟大家不一樣,跟古時候的修行人也不一樣。我是通過打瞌睡捕捉到的。

這種方法我告訴過好幾個人,非常有效。因為你睡覺的時候也是念頭漸漸、漸漸地減少,生理機能漸漸、漸漸沉睡,要休息、要靜止下來。而你入定的時候,也是生理的能量漸漸地靜下來,漸漸地要隱藏起來、要休息,心理的思維漸漸地減少、漸漸地停止。

無論你是要出定、還是要醒覺的時候,生理的能量都是漸漸、漸漸地蘇醒,漸漸、漸漸地活躍,漸漸地要工作;心理的思想漸漸地活了、漸漸地在動了、漸漸地在思維了。二者之間沒有絲毫的區別!

如果你捕捉到了一次如何睡覺,如何醒覺,你就有了這個記憶,自然就能夠捕捉到如何入定、如何出定。這里面還有一個“住”定。你入定了以后,還要住在定中一段時間,然后出定。

我們睡覺也是一樣,你入睡以后還有一個住“覺”的過程,住在這個覺當中。譬如說你的睡眠時間是八個小時,也就是你住覺八個小時。當接近八個小時的時候,你的生理就開始漸漸、漸漸活躍了,就要醒覺了。

就是因為我們不知道如何睡覺、如何住覺、如何醒覺,所以就沒辦法知道如何入定、如何住定、如何出定。你們看我們現在打瞌睡都是白打,都浪費了!打瞌睡還沒有學會如何打進去,醒來的時候還不知道是怎么醒的。得學會捕捉呀!要無數次地捕捉,你不捕捉如何入道呢?

看到你們大家那么誠心,我有時就著急:“你誠心有個屁用!”不是說你誠心就完全可以成道(但是入道是要具備誠心的)。你光具備誠心,沒有智慧、沒有耐力、沒有魄力還是不夠的。因為入道、開悟成佛要具備各個方面的因緣,它需要有一個綜合素質、綜合因緣,單憑虔誠根本就不夠。

我們坐著打瞌睡的時候,脖子都是耷拉下來的,頭都是垂下來的(示范)。如果你想體驗捕捉的話,當打瞌睡結束了,頭腦慢慢醒了的時候,你的頭不要馬上抬起來(根本不需要抬起來)。這個時候頭腦得到下面一股往上升的力量,已經慢慢地醒了、醒了的時候你還繼續低著頭,你去感受這股力量是怎么上來的。它上來以后,頭腦得到這股力量以后,是怎么開始有思維的、怎么開始活動的。你保持這個姿勢不動,回憶幾次以后,自然就會捕捉到如何醒覺、如何出定。

我可以告訴大家一個秘密:過去開悟的高僧大德,他們每個人入定的方法和秘訣,都是通過如何睡覺捕捉到的。你如果沒有學會如何睡覺,你是不可能入定、得道的。除了這個辦法,絕對沒有第二個辦法!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。你不管采用何種方法,要想入定,必須要捕捉到你是如何睡覺的。正是因為大家都會睡覺,所以能學會入定。

打坐打瞌睡不是一件壞事。但是打瞌睡你要用心去打,要很清楚地捕捉到自己是如何打瞌睡的。因為人在睡覺的時候,不可能突然入睡,而是生理的力量漸漸地沉睡、漸漸地下降。這就好比剛剛沖了水的一杯茶,杯子里面的茶葉是慢慢沉淀下來的,它不可能一下子沉淀到杯子的底部。

人體的力量就是兩種:一種是心理的力量,一種是生理的力量。我們完全有理由讓心理的力量控制誘導生理的力量。我們不想睡覺的時候可以用心理的力量誘導生理的力量:不要休息,不要睡覺;生理的能量不要下去,要往上升,往頭頂上升。

頭頂是個電燈呀!電能它不由下面往上升的時候,燈泡就要慢慢地變紅,變得只剩下里面的紅絲了。等到電徹底停止,連紅絲你也看不見了。你們看我們床頭燈的旋轉式開關,你“啪”地一聲把它打開,首先是燈泡里面的燈絲變紅,你再繼續旋轉,燈泡紅了,慢慢地發白、發亮了。我們生理的力量也像電一樣,往“頭頂”這個燈泡上慢慢地輸送。

人在醒來的時候,生理的能量(包括心理的能量),它是慢慢地通過身心合一,產生一股力量,輸送給頭頂這個燈泡;當頭頂這個燈泡要熄滅時(或者我們把它說成要睡眠、要入定時),是由于這個力量從頭頂這個燈泡慢慢下降,不再給它輸送了。燈泡就開始由白變紅,漸漸熄滅。最后這個生理的和心理的能量完全回到了源頭。

源頭在哪里?自古以來眾說紛紜。有的說在丹田,有的說在肝臟,有的說在心臟。實際上道家說得最準確:各就各位。心臟的力量回到心臟,腎臟的力量回到腎臟,脾胃的力量回到脾胃。當它們歸到了源頭,有了剎那間的休息以后,馬上又組合在一起,形成一股力量,又往上輸送給頭頂這個燈泡,它就又開始由一根紅絲慢慢變成白色的燈泡。

實際上所謂的控制頭腦、控制身心、控制自我,通俗一點講,就是控制生理和心理的能量。你控制不了身心這股能量,你就做不了主。你不能轉它,就被它所轉。佛教不是不承認這股力量,自古以來,各宗各派給它起的名字太多了,但都用一個“轉”字來形容,你轉不了它,它就要轉你。

你說要休息,這股力量不從頭上降下來,就睡不著覺;你說想用功,生理的能量不由下邊輸送給你的頭腦,你的頭腦得不到這股能量,就要昏沉(通常講“頭腦缺氧”),要打哈欠、要睡覺。

    我記得在去年冬天曾經告訴過大家一個控制昏沉的辦法。深吸一口氣,往丹田一壓,(千萬不要把氣憋在胃部這個地方,否則會引起胃脹、胸部刺痛。你不會做最好不要做,必須有師父親自帶你幾次才能做。)當你前面的氣往下壓的時候,背后(脊柱)的力量就要往上升。它一升,首先輸送給頭腦,頭腦有了下面輸送上來的力量以后,馬上就清醒了,不需要睡覺了。

    我們都看過噴霧器噴灑農藥,就是不斷地往藥筒子里打氣,用氣的壓力逼著里邊的藥水噴出來。我們人體也相當于一個噴霧器。但是這個方法不要輕易使用,否則的話,你會付出很大的代價!如果是一個有靈性的人,他自然能夠捕捉到。

能量的轉化、能量的控制、能量的使用、能量的轉移,這些都跟你吃齋、燒香、念佛絲毫沒有關系!你別看你在吃齋、念佛,你不懂能量的使用、調遣、支配,你想入道、開悟成佛,絕對不可能。

   要想入定,必須要捕捉到、乃至說你要掌握到如何睡覺。然后再談如何住覺(住在睡眠里)。當你掌握了睡眠以后,你再去捕捉如何醒覺。只要大家有心去捕捉,就是再笨的人,十次、二十次足夠了。

   捕捉的前提條件,你一定要記住,就是醒來的時候千萬不要挪動姿勢。保持原來的姿勢,回憶你剛才怎么醒的,甚至試著再入睡。很快就又睡著,睡著了幾分鐘以后,這個能量又往頭頂上輸送,你又感受如何慢慢醒的。你這樣連續來回三、四次就行了,你的根本問題就解決了,就這么簡單。(有人插話:師父,您這么說是不是沒有睡著?)

    可以說沒有睡著。你要知道真正的入定,不是什么都不知道,而是非常清楚。就像一盆清水一樣,天上有幾顆星星,周圍有幾棵樹,全部投射到這盆清水里面。真正的“睡覺”,就是這樣!真正的入定,也是這樣。大家往往會誤以為沒有睡著,“我剛才睡著了,怎么還聽得見外面的動靜、響聲……”實際上這是一種最高質量的睡眠,因為達到了體內陰陽兩種力量的均衡!

    我們總以為睡著了以后什么都不知道,這才叫做睡覺。因為六根是意根在起牽頭作用,意根跑掉了,它沒有留在體內,所以大家認為人睡得很熟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實際上是意識跑掉了。如果你睡覺的時候意識沒有跑掉的話,你入睡以后,就像入定一樣,就像一盆清水一樣。

    所謂的“入定”,就是意識沒有跑出去,還留在體內,它才能夠達到像一汪清水一樣。如果說入定意識跑掉了,這就是我們平常說的入了“無記定”、“斷滅定”了。因為它真正的意識、神識都飛出去了,不在這里了。所以古人有時會以為這個人死掉了,會把他的身體搬走、燒掉。

   身心達到高度統一、高度協調時,身心兩種力量自然就處于一種飽和不動的狀態。如果沒有滿,它一定是四處走動;它越充滿,越有一種互相牽制的力量,致使思想不容易散亂,不容易到處亂跑。

   越是身體素質虛弱的人,或者是能量不足的人,越是容易散亂、容易走神。因為它能量不飽滿,達不到互相牽制。就像一滿杯子水,它不容易晃動;半杯子水,它特別容易晃動,因為有空間。它越滿,越有一種整體性。

   要經過多次訓練,不可能一次成功的。(有人插話問:您的意思是說知道自己在這個地方睡覺、打瞌睡,還是做不了主?)

   這個就是我們通常說的“精神分散”,或者叫做精神散亂。精是精,神是神。精不足,就含不住神,神自然就要走出去。為什么道教里面特別強調“聚精”去“會神”,因為精不足,你聚不起來,你就沒有辦法把神給收回來,就含不住它、抱不住它。

   為什么說是“精神病”?凡是精神病的人,你看他都是陽氣不足。精足,陽氣自然足;陽氣足,就含得住神。因為“陽”它是一個來自陰性的力量,“精”是屬于一種陽性的力量。如果你陽性的力量不足。就含不住陰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當聚精會神的功夫完成了以后,才能達到“出神”。這個時候的出神,就是我們所說的開頂出竅,就到達下一步——“出神入畫”了。

入什么畫?江山如畫、宇宙如畫。就是和宇宙同一體了,飛出去了,和宇宙溝通了,就這么簡單!為什么修煉的人要節欲呢?就是為了聚精,讓它有足夠的“精”去會這個“神”。為什么我們的精培養不起來呢?都從六根漏掉了。因為“神”它是先天就具有的,所以不需要你修。我們需要修的是后天的“精”,把它修完了以后,去會先天的神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選自萬行上師開示

,俄罗斯女人与禽杂交AV片,国产在线高清视频无码不卡,变态另类av手机版天堂